首页 广场舞正文

《兵车行》实景舞蹈模式的“创新法”

bosco 广场舞 2020-10-29 9 0
      现如今的军旅舞蹈进入一个花红柳绿的变声期,突破当代舞的创新走向一个瓶颈,慢慢在这个口子上坏死。没有新陈代谢下去的迹象。
 
   《兵车行》第六届CCTV舞蹈大赛院团中的作品,编导将这种实战中的景象实物通过最直观的方式搬到舞台上,舞者通过限制空间的方式展示在战车中那种颠簸的状态,行军中的刚劲,将新一代信息化装甲兵的状态表现出来。
 
     可能我们没有走近过战车中士兵的模样与状态,这种在战场上只能看到装甲外形的运动,而不能体会到钢铁下那些血肉之躯的状态,通过道具的解剖,人物在特定道具环境下产生的效果,将我们看不到的变成能够看到的。在此我对编导这种良苦用心表示敬意,然后敬意归敬意,话回到作品而言,不能说做的不好,恰恰来说在动作设计与环境铺设来说,可以说能够理解与表达出来。只是这种“创新”的路子显得拙了许多,偌大的道具成为了讲清楚《兵车行》下的一个形式,况且这个形式只是将具象下的事物完全搬至舞台,全然没有真正“创新”的由头,只能说一时的效果“雷”到不少观众。
 
    如今的创作全然是复制的时代,舞蹈如果通过道具这种最基础的放大性创新来解决问题的话,那这个问题就会非常大了,如果是宇宙,我们是不是要将太空飞船和银河系搬上舞台呢?一般道具在舞蹈中是最细小的表现,这种创作空间的道具完全可以不需要这种实物来表现,通过灯光交错,和简单的道具来展现,在艺术创作成本与务实来说,减少了更多人工与不必要的创作环节。道具在必要情况下产生的效果除非是大于舞蹈所带来的必然,没有这种必然就没有将道具夸张与整体复制性的“创新”。这种方式下的“创新”实则就是一种“伪创新”,全然套上了刻板、急功、走捷径的路子。
 
    军旅舞蹈在近两年来异军突起,为此在舞蹈界也新起一个“当代舞”的名号,可谓中国特色。中国人总是在为名称正名,没有为舞蹈正名的,舞蹈的创新中感情的路子,动作的路子,画面的路子到哪里去了?中国军旅舞蹈的创新是不是可以在元素素材、音乐结构来下手,部队中那些可爱的人儿全然都是一幅铁骨铮铮的样子吗?不尽然吧!记得曾经中学课本中魏巍从朝鲜战场归来后所著报告文学《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种质朴感觉中志愿军形象,若干化的表现在我们眼前。如果只是将一种画面以最血本的方式来表现,这种艺术创作也未免也昂贵了。
 
    实景模式下的创新,不是舞蹈创作的出路,舞蹈编导们在创作过程要慎用。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