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街舞正文

如果用这样的习惯来看舞,一面看跳舞,还要一面看图说话

bosco 街舞 2020-10-17 20 0


舞蹈艺术是稍息,不是立正

      关于舞蹈艺术的欣赏入门,我想说的是,第一:艺术是稍息,不是立正;第二:舞蹈拙于叙事而长于抒情,那甚至是像「诗」一般的抒情,而不是小说或散文。  

      舞蹈,是一个跳舞的人本能的作为,是从人的身体引发出来的艺术,观众得到的,就是那发乎本能的能量,我们要首先从纯然的感官上面去感觉这件事情,只要能够有感觉,那就是懂了。即使到达最高级的观舞境界,仍然脱离不了这一层不可言喻的,从视觉上、听觉上、动感上去得到的绝然感应或感动。 

      让自己很素朴地去面对表演的舞台,在剧院中做个「快乐大众」,这是好观众的第一步。在台湾,教育一向着重文字思考,结果我们大家一看到新鲜事物先要急着问:「这代表什么意义?」如果用这样的习惯来看舞,一面看跳舞,还要一面看图说话,忙着拼凑故事情节,挖掘象征隐喻,会很辛苦。那些电视机陪伴着长大的新新人类,因为玩电动,玩电脑,看着MTV成长,阅读图像的能力甚至于强过文字,在剧场里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包袱,反而可以诉诸本能的感官,享受舞蹈艺术带来的乐趣。 

      放松心情,打开心胸,让舞蹈对你说话,再来才是要如何能「懂」的问题,我愿意称呼这类想「懂」的观众为「美食家」。要做为一个观赏舞蹈的食客,不二法门就是多看。想一想,就连文字那样可以慢慢阅读的东西,我们都必须反复阅读、背诵,才能懂得字里行间的意义,更不用说舞蹈这么一个瞬间即逝的艺术,一般人要怎么一望而尽呢?特别是舞蹈往往有多人同时演出,看到了这个就看不到那个;看一次,可能得到一个单一的感觉,却绝对掌握不到全貌,为了能掌握得更多,就只有不断地反复地多看。 

      讲个例子,有许多年轻的朋友常说他们看不懂京剧。可是以前在台北国军文艺活动中心,常聚集着很多老先生,年纪很大,大部分从军中退役,受的教育只有小学程度,但可从来没有听过他们说看不懂京剧。他们永远在应该叫好的时候叫好,偶而还偷到活动中心外头抽根烟,只在好段子上演的时候才进场,没有字幕辅助,一样懂得欣赏。为什么?不过是长期耳濡目染,看到熟透罢了。 

      然而仍有些有心的观众,想更上一层楼,想修持自己成为舞蹈「评论家」,那就必须:第一、把基本知识建立起来;第二、训练自己眼睛可以掌握得更多而且更快。一个「评论家」要同时在感官与知识上拥有非常渊博的涉猎,而且这样的涉猎不单单只是在舞蹈方面,而是关乎整个艺术,所有的人文素养。我知道国外有些舞评家看完一场,觉得自己掌握得还不够,就再看一场,才敢落笔。 

      正因为评论是这样一件工程浩大的修练,所以我认为没准备好,又想兼做「评论家」的观众往往容易成为最不健康的观众。在观舞的过程中,这样的观众会有很多的心理挣扎,脑海中不断地做着各种辨解和评断的工作。他在对舞蹈本身消化还不够的时候,就急着想把东西全部拆解分析,很辛苦。如果观众抱持这种心态观舞,在本身没有足够基础的情况下,他的观舞经验就会充满了紧张.如果舞作不是顺着他的理解来走,不是顺着他所崇拜的主义来进行,他就会还遇到很大的挫折。 

      剧场应该是一个让人稍息的地方,在剧场中体验一个现实生活中没有经历过的经验,会让人感到快乐,所以你若是想当一个好观众,我的建议是:「珍惜那个经验」。 

      面对每一个令你感动的经验。不是去面对学问或是知识。看到自己喜欢的作品。就再去看一次,常常去看,你就会「知道」。我自己是这么做的;大部分的时候不太看节目单,看演出的时候不觉得要去拼命,放松地让演出左右我的呼吸与肌肉状态,在神奇的地方起鸡皮疙瘩,偶尔打个盹也不以为意。往往看到一个让我感觉很好的演出之后,我总慢慢离开剧院,走到没有人的角落,让观赏的感觉沉淀下来;不急着与朋友讨论,也不太去思考,更不急着声嘶力竭地喊叫计程车,生怕感觉因此而粉碎、蒸发掉。因为「资料」保存完好的缘故,等过了一两天,或是两三年,那个美好的经验自然会在反刍过后跑出来。 

      把看舞当成生活中的一个寄托,就像有些人爱唱卡拉OK,有些人爱上1912,有些人爱读书,有些人爱为一首交响乐做十五种CD比较,让舞蹈成为生活中快乐与趣味的泉源,然后因为乐趣引发你想去懂得更多,而去读书,去听演讲,去跟人讨论,广泛接触,那都是非常好的。这种事要让它顺其自然,如果马上要知道意义、要懂、要成为「评论家」,就已经离开单纯的观舞这个事情了。 

      我们的祖母几时抱怨过听不懂黄梅戏?黄梅戏就活在她们的生活里。亲近艺术,让它活在你的生活里,用心去感觉、亲近它,如此而已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