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爵士舞正文

这两点也非常明确的体现了王玫老师的独特形式的表现,更充分地反映出她所追求的自由精神

bosco 爵士舞 2020-10-16 16 0


评舞剧《雷和雨》中的现代精神的体现

  (一) 自由精神的追求与独特形式的表现

  舞蹈运动在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地变化,现代舞的崛起尤其令我触动,以前不曾深及心灵的对生命模糊的看法得以渐渐清晰起来。现代舞最重要的价值,不在于它作为一个舞种的意义。邓肯说:“现代舞是“自由的天性流露”的感召的产物。”

  在《雷和雨》的开篇,呈现给观者的却是听觉和视觉的静。繁漪闭目端坐着,手里的药盅如同雷雨前的沉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胸部逐渐起伏,压抑吞噬着与她一样闭目端坐着的周朴圆、周萍、四凤、周冲、侍萍。随着繁漪呼吸速度的加快,他们也快速呼吸着,这压抑却吐不出去。终于,繁漪举起药盅,用力砸到地上,如同一声惊雷。现代舞舞剧《雷和雨》就这样拉开了长达4分多的序目。没有带旋律的音乐,只有低声轰鸣般的声响和他们的呼吸;没有动作,只有不断起伏的身体。可是,这压抑却从舞台弥漫而来,观者也如同要面临雷雨的洗劫。没有大幅度舞蹈动作的肢体语言,却如此清楚地表达了雷雨来临前的沉重!仿佛在潜藏的寂静的紧张中,等待着那一声惊雷。这种静中有动的表现形式,使观众产生了很强的视觉期待,为接下来的周家混乱不堪的表现埋下伏笔。也正是这种静,与随之而来的周家的慌乱,惊悸形成强烈对比。在这种看似沉寂却富有爆发力的表现方式中,我们感受到了现代主义强调形式感,遵循自由表达的美学精神。

  圆型的空间调度方式本是常见的舞台空间调度的手段,然而在舞剧里,却运用得不同一般,营造了一个极具混乱的场面。美国著名的现代舞史学家、批评家曾对现代舞的空间调度方式有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在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群舞演员整齐对称的构图在舞台中心,为重要的舞蹈家形成了一个框架,现代舞是不会在舞台上如此构图的。它情愿根据舞台台口的弧型常规去作安排。我们看到,在开篇的圆型调度中,与周家有关的每一个人,不停地用力度非常强烈的、快速的各种动作方式进行着双人的接触、挣脱,奔跑,并变换着双人接触的对象.都在惊惧中伴随着一些愤怒,仿佛都在指责:谁是这场悲剧的罪人?又退缩着,仿佛想逃避责任。在这里,舞蹈场面的调度与高低空间对比鲜明的动作相配合,并运用重复的编舞手段,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将周家混乱不堪的局面立刻突显在眼前。

  在《雷和雨》第一段中,所有演员表现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和给观众带来的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不能承受的压力随之爆发,演员那种胸部的呼吸起伏动作,越来越开。随着这一点独特的动作是《雷和雨》中一个重要的开头。另外,《雷和雨》中圆型空间调度的方法,这种创新的编舞手法,在一般的现代舞剧中是非常罕见的。所有演员都围着圆跳,他们都在逃避现实的责任,他们想争脱出这个圆圈。从故事来说他们内心都向往着自由,争脱出这个圆圈。这两点也非常明确的体现了王玫老师的独特形式的表现,更充分地反映出她所追求的自由精神。


  (二)反叛精神的崛起与先锋创作的探索

  二十世纪出现了反叛的精神。现代舞虽然在人体动作可能性的开掘上和对传统的反叛上是其共通性和共同性,但必定因人文环境、文化传统、审美习俗的制约和影响产生不同的风格、形态及表现形式。

  例如:伊莎多拉•邓肯,她天生下来就是一个反叛传统的人,邓肯下断言:“我一直都是学校教育的叛逆者”。从小就反对传统的芭蕾舞教导,肯定传统的芭蕾舞技巧一点不美,而且完全违背自然规律。在描述一次又一次和老师冲突斗争之后,可是骨子里却充满着对世俗传统的反叛。她反叛古典芭蕾的刻板程式,努力按自然节奏与动作来跳舞;她反对日趋衰落的保守形式,以无拘无束挥洒自如的舞姿来让观众倾倒、折服和叛逆社会规章束缚。她从小反叛婚姻制度,反叛私人生活中的陈规旧律,嫌恶婚姻关系与家庭生活区。她蔑视社会习惯似乎太过激烈了,她竟被广大群众视为鼓吹“自由恋爱”的分子,成为一些人的攻击目标。她的思想与行为,太远太远地超前于她的时代。可以说伊莎多拉•邓肯,她充满灵性,自由奔放,不受约束,充满叛逆色彩。"最自由的身体蕴藏最高的智慧",便是伊莎多拉的目标。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