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舞蹈比赛正文

大凡去英国比赛的选手一般都急切地要求上外国老师的课

bosco 舞蹈比赛 2020-10-16 12 0
充满刺激而神奇的黑池追梦
英国的黑池小镇的确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地方,去过那里的人不管是比赛的,还是观摩、学习、采风的,每年到了黑池舞蹈节的时候就跟着了魔似的,即使自费,也要重踏赛场——黑池的冬季花园。我们也不例外,自从十几年前去黑池参赛起,每年都去,即使退役了也从未间断。
2008年,我们的第一批学生何艟、单菁开赴黑池,正式从少年组踏入21岁组的比赛。第一次参赛他们即进入前24名,2009年第二次参赛进入前12名。2010年,何艟、单菁获得21岁摩登舞组冠军。2011年,崔翔、杨志婷获得21岁摩登舞组亚军。2013年是我们第6年带学生参赛,18岁的杜雨辰、高帆进入21岁摩登舞组的前12名,17岁的赵艺恒、龙淑怡首次踏足黑池参赛,在21岁组和业余新星组的摩登舞比赛中都进入了前24名。这些年作为老师带队参加黑池舞蹈节比赛我们颇有心得。
合理安排赛前学生的课程
大凡去英国比赛的选手一般都急切地要求上外国老师的课,而外国老师的课基本上需提前一年预定。英国老师集中的地方主要是Starlight-Marcus(星光舞蹈马科斯的教室),那里云集着Marcus&Karen(马克斯/凯伦·希尔顿)、Sammy Stopford(塞米·斯托普福德)、Shirley Ballas(雪莉·巴拉斯)、Alison Fulham(艾莉森·弗汉姆)、Hide&Adele Tanaka(田中海德/阿黛尔)、Tony&Amanda Dokman(托尼/阿曼达·多克曼)等老师,且赛前Augusto Schiavo(奥古斯托·奇阿沃)、Massimo(马西莫)、Riccardo &Yulia(里卡多·科奇里/尤莉亚)也会前来授课;Cheam(奇姆舞蹈教室)主要云集的是世界十项冠军,David Sycamore(大卫·斯卡莫)、DeniseWeavers(丹尼斯·韦弗斯)、Kenny&Marion Welsh(肯尼/玛莉安·威尔士)、Jonathan Crossley(乔纳森·克洛斯里)、Lyn Marriner(琳恩·马里纳);The Semley Studio(萨姆尼舞蹈教室)则是拉丁舞者的主要教室。
在我们的职业舞者生涯中,也曾非常盲目,在《舞蹈新闻》报纸上挨个查找老师信息,打电话订课,只要听闻有好的老师,只要有课就上,有时一天要跑好几个教室。不同的老师、不同的风格,往往刚学到的东西还没有掌握,换个老师,又给出不同的方法,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做法,让人不知所措,到了比赛全乱套了。有的老师答非所问,还有的老师甚至在赛前帮你改套路。同时,赛前世界各地的选手云集,拉丁、摩登数位老师同时在一间教室上课,光是等着放音乐就得好几分钟,更不要说老外们还特喜欢见面寒喧,一节课下来能真正讲课的时间所剩无几。
总之,如果抱着太多的期待去英国找老师往往不大可行。我们的学生赛前到英国只安排两三个比较了解的老师上课,是不是世界冠军不重要,只要是认真负责的老师,订上五、六节小课找找感觉,更多的是参加当地舞蹈教室的练舞,适应气候和环境。
能去英国黑池参赛的学生,都是经过多年的教育和培养挑选出来的,我们师生之间早已互相了解,并建立了良好的信任。我们会安排学生们提前10天左右到英国,让他们充分按照英国老师教导的内容学习和参加热身赛。到黑池后,我们会安排孩子们一起练舞,在练舞的过程中再观察他们来英国后的变化,了解他们上课的内容,并帮助他们分析上课所学与我们授课之间的差异,及时帮助他们消化所学内容,消除疑虑,轻装上阵,以最好的状态参加比赛。
关注细节,让选手精神抖擞
摩登舞讲究高贵的气质和文雅的礼仪,男士衣着考究的燕尾服,女生穿着的是典雅漂亮的舞裙。英国人是比较传统的,所以黑色的裁剪精致的燕尾服是必不可少的,少数在黑池比赛中出现的其他绒料或颜色的燕尾服效果不佳,我们不推崇。为保证男生看起来精神抖擞,我们会要求在黑池附近的Barbar Shop统一剪发,推得发鬓两边发青,虽然有点夸张,但是上场后的效果会立马显现出来,显得人精神抖擞(因亚洲人头大不占便宜)。
另外,很重要的是男生燕尾服中的内衬,虽然来英国前都在国内带了新的,但比起英国、意大利的品牌衬衣,他们衣服白色的纯度、厚度就是显得干净和挺拔得多,所以,我们的学生都必须在赛场的品牌展会上,买上一件适合自己的新衬衣和领结。而对于女选手来说,最重要的是发型、化妆和舞裙。发型和化妆以意大利米兰的LELLA最能引领潮流。从以前我们比赛做发型到现在最好的选手都由LELLA亲自造型,价格不变,还是90磅。舞裙对选手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相对世界级的女选手来说,一般传统都是在决赛中选择纯白色作为最后的亮相,前几轮比赛穿什么颜色都无关紧要。这次比赛,单菁倒是做了一次非常大胆的抉择,她从免赛两轮后,首先选穿白色舞裙,而这几轮赛场上红色舞裙居多;在决赛中她又一反常规,当场上所有决赛选手都选择了白色舞裙时,单菁则以一袭靓丽中国红裙吸引了所有评审和观众的眼球,并战胜上一届季军,夺得全部4支舞蹈的亚军。
在我们看来,在黑池赛场浅色地板的衬托下,选手应选择偏重色调的舞裙来突出自己。赵艺恒的舞伴龙淑怡,以高贵的墨绿色舞裙成为黑池少有的、别具特色的舞裙,捕获了英国摄影师的许多镜头。
做好赛中的心理辅导和相关的应急措施
在连续6年带学生参赛的过程中,我们始终认为做一个好的教练非常重要。现在黑池比赛人数最多的业余组和业余新星组是要经过两轮的资格赛和七轮的正赛。21岁组也是要经过初赛、复赛、前96、前48、前24、半决赛和决赛七场赛事才能决出名次。根据这样的情况我们会先对选手做出基本的预测,并在赛事的进行中不断调整选手的心理状态。有时一个眼神,一句简短的话语,就会改变他们下一轮的表现,因为在黑池,每一轮、每一支舞的表现都至关重要的。除了职业和业余组这两个组的决赛选手外,其他选手谁都不能保证自已的成绩。例如:今年UK业余新星的冠军、波兰的Wojciech Jeschke/Malgorzata(沃伊切赫·耶施克/科瓦尔斯卡),原以为稳进决赛的选手,却意外止步在前48上,排位第44名。这样的结果只有在黑池出现,可是经过短短几天调整后,他们又卫冕了21岁组的冠军。也许这就是黑池舞蹈节的魅力所在,充满了机会,也充满了危机。
比赛是竞技,除了及时调整选手的心理状态,我们还要做好保护选手的应急措施。因为一天内要跳七轮比赛对所有选手的体能和毅力都是非常严峻的考验,一般来说第五轮是个槛,很多的选手第一次跳到第五轮都会出现抽筋的状况,陆宁、杨超、何艟、崔翔等都曾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日本带来了自己的按摩师,而我们中国则有每年专程来黑池拍摄新舞裙的梁麒威老师,凭他的按摩药油和精湛的手法多次帮助了中国选手。当然,随身携带相关的应急药物也是很有必要的。
总之,黑池是个充满刺激而神奇的地方,她不仅是我们追梦的地方,更是每个舞者的梦想和希望。我们幻想将来当容颜老去,身体不再灵活时,仍能拿着雪糕,坐在黑池冬季花园的座位上,为中国的选手们加油。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