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舞蹈新闻正文

一个舞蹈动作会把很多女孩拖到轮椅上吗

bosco 舞蹈新闻 2020-01-15 25 0


低背运动对非专业人士来说是危险的。在实践中,专业人员应该引导和照顾它。做各种舞蹈或体操动作都不容易——一个舞蹈动作会把多个女孩拖上轮椅???!!!


近日,记者采访了5位命运相同的女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瘫痪在床上,因为他们做了同样的舞蹈动作——“下背部”。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一场漫长的诉讼。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们的父母疲惫不堪,四处奔波,但女孩们很可能在轮椅上度过他们的未来。


小雨(9岁):在上学期间,她在“下背部”的动作下摔倒在床上。现在她的腿因脊髓损伤而瘫痪。她向芳草地小学索赔230万元。


记者在小雨家见到她时,她正在妈妈的指导下做作业。她不能上学,所以她不得不在家学习。房间的墙上挂满了玉牌。在记者采访的整个过程中,小雨总是低下头,不愿意抬起头。


小雨的母亲马女士告诉记者,“小雨在芳草地小学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家里的条件也比较好。她真的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但是2002年6月27日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我们的家庭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当时,大二学生小雨和其他同学在学校宿舍跳“倒立”舞时摔倒在床上。后来,小雨出现了腿痛、腿寒、腿麻木、不能站立和行走等症状。学校把孩子送到中日友好医院急救。在拍了X光片后,外科医生请骨科医生会诊。医生认为孩子的情况很严重,建议去儿童医院。6月28日凌晨2时,小雨被送到儿童医院急诊科。外科医生诊断小雨为脊髓损伤(外伤所致)。随后,天坛医院、积水潭医院、北京神经外科会诊中心、301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等医疗机构作出了脊髓损伤的诊断结论。


据小雨的父母介绍,学校疏于管理,导致孩子在睡前与同一宿舍的所有孩子发生“腰痛”行为,最终导致脊髓损伤的恶性后果。学校应负责赔偿因监护不力造成的小雨瘫痪。根据现行法律法规,芳草刁小学未将学校列入监护人名单,学生家长与学校也未形成委托监护关系。


2003年1月,小雨将芳草地小学诉至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被告对原告的伤害和瘫痪承担赔偿责任,医疗费及其他相关费用赔偿共计230万元。


在2003年9月8日的一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无疑集中在鉴定结论上。直到9月14日,记者才得知,法官已作出允许重新评估的决定。


小雨坐轮椅已经一年多了,官司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撑得住这个富裕家庭现在通常买什么样的食物?这位强壮健康的父亲现在正在减肥,腰椎脱臼。乐观开朗的母亲晚上睡不着觉,她美丽的头发早早地生了下来。幸福的家庭终日笼罩在阴霾中


小婷(10岁):坐轮椅已经4年半了。与少年宫的诉讼已经审理了两次,但她的父亲王军仍在上诉


家住内蒙古包头市的小婷的父亲王军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孩子1999年4月在昆都仑区少年宫接受学前教育。随着儿童节的临近,老师教了20多名女孩练舞蹈,在做“下背”动作时摔倒了。当时,孩子不敢和老师说话。中午11点左右,妈妈去接孩子时,看见他拿着棍子站着。她问老师发生了什么事。老师说可能是肌肉拉伤。掐了他的腿后,她说她要去医院看看。由于是中午,大部分医生都下班了,所以下午必须再检查一次。结果下午孩子们去包头市第一附属医院时,已经不能站立和排尿了。经医院检查,初步诊断为“格林-巴利综合征”。住院后,病情逐渐恶化。经医院同意,于4月12日立即转入北京儿童医院住院治疗。儿童医院简单否定了“格林-巴利综合征”的诊断结论,作出了“脊髓出血合并缺血,且与剧烈运动密切相关”的诊断结论。在儿童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仍未好转。我们去哈尔滨和长春治疗,但效果不明显。此时,虽然少年宫了解他们的情况,但却无视我们的要求,推卸责任。”


少年宫认为,他们严格按照教学大纲把美术课上的孩子都教了,而且他们不单独辅导小婷。因此,小婷下肢瘫痪的结果与少年宫无关


就这样,小婷于1999年11月将少年宫和区教育局告上了法庭。


2002年7月,包头市昆都仑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原告父母在少年宫接受学前教育,不能履行监护义务,未成年人必须始终处于监护状态,所以包头市少年宫承担了临时监护的责任。因此,被告少年宫对小婷负有教育和保护的责任。因此,无论是落在舞蹈课上还是落在课堂活动中,都属于不良监护现象。被告少年宫对监护不力造成的后果承担民事责任。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15万元以上的治疗费和其他费用。小婷的父亲王军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1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舞蹈QQ群号:36499504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