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舞蹈新闻正文

现代舞剧《雨》对谈: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吗?

衡山·和集 X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

现代舞剧《雨》对谈 

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吗?

 

复读机:一种把声音存储下来并且重复播放的机器



表象的复读机现象:在网络社区,一旦某个人物发话,其他人纷纷重复他的话语,造成了刷屏现象。参与复读的人就被称作了复读机。



世界上大部分人,每天都在重复地工作、重复地娱乐、重复地生活,在“复读”中,不断地重复重复…



我们从小就被相同的信息源持续灌输,我们习惯性地模仿重复前人的语言、行为、思想,但在无限的复读中,就会有人在模仿中继承、在重复中发展,形成独立的思想。



在规训中获得自由

从重复中提炼本真



做到极致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极简主义。极简主义(Minimalism),是以最原初的物自身或形式展示于观者面前为表现方式。以简单到极致为追求,不仅是感官上的简约整洁,更是思想上的优雅独立。



比利时编舞家安娜·特蕾莎·德·姬尔梅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罗莎舞团艺术总监)就是一位极简主义美学的标志性人物。



△ 安娜·特蕾莎·德·姬尔美可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她的作品以富含数学逻辑性的动作编排与结构,以及与音乐作曲的密切关系而独树一帜。她编舞的生涯开展于1980年至纽约大学学习期间,彼时好友作曲家 Thierry de Mey介绍她聆听美国作曲家Steve Reich 的音乐,她的第一部作品《Fase》就是用了Reich的音乐并借鉴其中的“重复”及“相位”的原理,以及空间几何性和大自然生物规律的启发,作为动作在时间空间开展的结构方式。她的作品的特色从而开始建立了,而如“理性”、“极简”、“抽象”、“形式性”、“纯舞蹈”也成为概括安娜·特蕾莎作品的常用词汇。



到底这些词汇是什么意思?


在西方现代舞蹈的脉络里,这类冲动是如何涌现的?

罗莎舞团的“感性”与“人性”又从何处可见端倪?

关于现代音乐与舞蹈的跨界结合,还有什么样的开启方式?

而极简主义又是如何观照到当今社会人的群体性孤独?



在罗莎舞团的《雨》即将来到上海演出之际。我们邀请了一位舞蹈学者和一位音乐学者,围绕罗莎舞团的作品,分享一系列后现代舞蹈与音乐的跨界合作,结合当代人在社会规训下的个性反思,一同探讨“后现代舞蹈与音乐:规训下的自由维度”,一窥极简主义中的本真美感。



对谈嘉宾



 司徒嘉怡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表演研究博士

国际人类表演学学会理事

现任教于上海戏剧学院



司徒致力于表演艺术研究、创作、演出与教育,兴趣包括当代舞蹈剧场、肢体剧场、记录形式创作、舞蹈电影、舞蹈/身体与新媒体、即兴艺术。她曾于上海多所美术馆策划公教展演活动,担任过许多表演作品的主创及主要演员,并长年穿梭于语言符号与身体经验之间,持续探索跨领域创造与人-环境的关系。


司徒嘉怡的表演艺术学术与评论文章可见于P[art]icipatory Urbanisms (《城市艺术参与》论文集)、《PAR表演艺术》、TDR: The Drama Review(《戏剧评论》)、《艺术界LEAP》、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Butoh Performance(《Routledge 舞踏表演论文集》)、Asian Theatre Journal (《亚洲戏剧期刊》,即将出版) 。



 秦毅 


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音乐工程系音乐设计与制作教研室主任

上海计算机音乐协会理事

国际计算机音乐协会论文/作品审稿人



秦毅关注艺术与科技、传统与现代,以及多重艺术元素间的融合,曾获第九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器乐作品最佳作品奖(最高奖)、2006许常惠国际音乐创作奖声乐类首奖(最高奖)、第八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全国合唱作品比赛银奖、2008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大奖赛电子音乐类评委会荣誉奖等十多个国内外重要奖项。曾获上海市教委晨光学者称号、上海文艺人才基金优秀文艺人才奖。秦毅还在“音乐-心智-脑-教育”这一交叉领域进行持续研究。自2006年至今,秦毅主持国家教委霍英东基金项目1项,国家艺术基金会项目1项,上海市教委项目2项,参与的上海市科委重点专项获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秦毅获得授权国家专利1项,发表第一作者的核心杂志及国际会议学术论文10余篇。

秦毅的作品形式多样,既包含多部跨媒体剧场作品、AR/VR媒体作品、声音装置作品、电子音乐作品,也有乐队、合唱、室内乐、独奏等传统形式作品,它们被欧洲、美洲、澳洲、亚洲等诸多国内外著名艺术节广泛上演及出版,纽约时报曾评论“人们无法不被她的作品所迷倒……”。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舞蹈QQ群号:364995042

评论